【成人大典】


【成人大典】

  這幾年間,手提攝像機十分流行,很多家庭都會有一部,拍下一些高興的時

刻,永留記念;又或者去旅遊時,拍攝各地風光,不時重溫舊夢,回味一番。但

有沒有人将自己第一次與異性造愛時的情景攝下來呢?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在

手提攝像機盛行的今天,也不會有太多人這邊做,若果在十多年前,電視錄像未

曾普及,而是由第三者拍攝,相信更是萬中無一,除非是被迫或是全不知情,但

我是自願的。

  我叫胡樸,那年我十六歲半,和父母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隻有兩年多,一年

前,他們回港繼續做生意,我就跟姊姊和姊夫住在多倫多北約克區的一間大屋,

念第十一班。他們待我不錯,其實是他們夫婦申請我們全家移民的。

  姊姊比我長七歲。姊夫是一間便利店老闆,夫婦二人每天工作十多小時,很

少在家。他們沒有孩子,工作雖然辛苦,但收入不錯,周末假日,我也到店中幫

忙送貨。

  事情發生在七七年的暑假,整個暑假我都在店�幫忙,但在七月尾全鋪休息

一星期,姊姊跟姊夫去加洲探望他的父母,我沒有跟他們去,約了亞波去「拍電

視」,不是電視台的電視節目,而是他向朋友借了一部電視錄像機,在那年代是

很新的玩意,而且價錢昂貴,并非一般人能負擔得起。

  我那時已十分喜歡攝影,亦有幾分火候,電視錄像則從未試過。

  亞波是我的同學,義大利裔。我們都喜歡攝影,參加了學校的攝影組,不時

請女同學當模特兒拍攝人像。他生得英俊潇灑,十分受女孩子歡迎,大都是他出

面邀請女同學做模特兒。因文化影響,我性格比較保守,但比之于在香港時,我

已經是開放很多。

  這部錄像機就是他跟一位遠房親戚借的,在某個場合我也見過他一面,他叫

威廉,亞波說他是個業餘制片人。

  雖然器具十分笨重,而且畫面也沒有現在器材那麽清晰,但我整個人被緊緊

吸引,簡直著了迷。

  我們擡著(不是誇張)攝影機和錄像機在市區拍攝甚何景象,回家看了又看,

十分興奮,可惜第二天就要還給物主,這幾具東西實在太貴,弄壞了我們賠不起

的。

  第二天我要把攝影機及錄像機送回它的主人,亞波沒有空,隻有我一人送去。

  地址是在灣景道及芬治街的高尚住宅。我十分辛苦把這兩件(那時攝像與錄

像是分開兩部機器)重達三十磅的機器擡到門前,出來應門是位三十多歲的西方

人,就是物主威廉,他的房子十分大,後園有個入地泳池,他招待我在客廳,送

上冷飲。

  「很喜歡這玩意兒,是嗎?」他指指攝像機問。

  「是的,比硬照攝影更好,不用沖曬,立即放映,可惜價錢太貴,買不起。」

  「哈哈……是貴點兒,但好處是可以拍一些極私人的東西,不需交别人處理,

這玩意相信将來會跌價的。可以給我看看你們昨天拍攝的嗎?」

「好的,你要多多指教。」

  我們很快就看完,昨天拍了一天,但其實是是十分鍾在右,我旁述拍攝經過,

他問了幾個問題,不住微笑。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有這邊成績,呀!明天我會拍攝幾個片段,有興趣來

看看嗎?小夥子。」

  「有,不會打擾你嗎?」

  「不會,明天上午十時來這�,我等你。」

  「真的?一定來,明天十時。」

  第二天早上準十時,我就按威廉家的門鈴。

  「你真準時,歡迎,來吃早餐吧!」他的熱情令我有點受寵若驚。

  他帶我到泳池邊,那�已擺好了早餐,兩個穿著三點式泳裝的少女坐在池岸。

  「美人兒,要過來喝杯咖啡嗎?」我們剛坐下,威廉叫她們。

  她們都是二十三四歲左右,身材一流,都是有七八分姿色的美人兒。經介紹

後,我知道穿著紅白上截泳裝的金□少女叫珍,玫瑰則穿黃色泳衣,有一頭烏潤

黑□。

  「她們是我請來的模特兒,一會兒跟她們拍些泳裝片段,我正需要人幫手,

幸好你來幫我。」

  我不再累贅詳述我們之間的客套話,在早餐之後,我們安裝好器具拍攝,威

廉還有很多其他附件,使效果更完美。他教她們在池邊做姿勢,潑水嬉戲,她們

十分投入,氣氛很好。

  忽然,威廉對我說:「你也跟她們一起,我要拍你們三個一起嬉水。」

  我從來沒有跟如此美麗的女孩子一起,而且距離這麽近,她們又穿得這麽少,

我可以看清楚她們的毛孔,甚至泳衣下凸出的乳頭,我有點心不在焉,女孩子看

在眼�,吃吃而笑,弄得我面紅耳赤。

  威廉想出一個簡單情節,假設她們是在一間酒店泳池邊喝下午茶,要我扮演

服侍她們的侍應,她們是頑皮的少女,在我不留神時把我推下水。我們覺得好玩,

依樣照做,但有一個小差錯,就是她們在推我,我要掉下水時,意外扯掉了珍的

泳衣上截,當我從水中冒起時,隻見珍雙手交架遮著胸前,玫瑰和威廉笑得前俯

後仰。

  我連忙遊回池邊,爬上岸向珍道歉,她含羞帶嗔瞪我一眼。玫瑰走過來要拉

開她胸前雙手,珍轉身避開,撞在我的懷中,我們失去平衡,雙雙跌落泳池�。

  我再次從水中冒起時,珍也冒出水面,這時她再不能用手遮掩胸脯,一雙雪

白豐滿的乳房露在我眼前,我心跳不已,第一次看見真實的女人乳房。珍遊回池

邊,爬上岸,不再遮掩胸脯,而追向玫瑰,要脫掉她泳衣上截,她們追逐時,珍

的乳房上下抛動,十分誘惑,我一時失神,喝了口水,嗆咳起來,快快遊回池邊

喘氣。這時珍已找回泳裝上截穿上,走近問我怎樣,玫瑰也過來,嘴角帶幾分取

笑。

  「我沒事,」我喘過一口氣說。

  「你怎樣啦?」威廉也走過來問,見我沒有大礙就對女孩子說:「今天隻能

到此爲止,你們可以換衣服回家,明天再來拍室内景。」

  珍臨走時抛我兩個媚眼:「希望明天再見你,你很可愛。」

  「你去洗個澡,換過衣服,我放幾個片段你看,然後幫我做些剪輯工夫好嗎?」

  威廉的邀請叫我不能拒絕。

  我沒有替換衣服,脫掉濕衣服,沖身後,穿上威廉的一件晨褛,�面一絲不

挂。他帶我到地下室,那�有九百尺面積,有一個巨型電視及其他影視器材,我

們坐在一張長梳化,他放映剛才拍的錄影帶,我看見自己在兩個女孩子中間呆相,

窘态十足。又看見珍裸露的乳房,威廉拍了大特寫,清楚玲珑,白嫩的肉球,粉

紅的乳頭,上下抛動,我的丹田升起一股熱氣,下體膨漲。

  「不錯吧,明天兩加上幾段室内景,可以接在另一部戲中,明天你也要來呀。

  我們看另一個片段吧!」

  他換了另一盒影帶,開動機器,電七視畫面最初是有一個很美麗,身材動人

的金□女人,大概二十多歲,穿著薄薄恤衫短褲,她對著鏡頭微笑,雙手在腦後

撥松散亂金□,挺直胸膛,高矗的乳房更顯眼,她徐徐解開胸前的紐扣,兩個巨

型肉球彈出來,她用雙手托一托,舐舐手指,在乳頭尖細細打圈,做出陶醉的樣

子,我看得口瞪目呆。鏡頭拉遠一點,看到她的雙腿骨肉勻均,下身隻穿著一條

超小型比堅尼内褲。她伸手入内在下陰部位擦一輪,口中哎哎哼哼的呻吟,慢慢

脫去内褲,分開雙腿,露出陰毛,即時畫面一轉,但見兩個一絲不挂的男人卧在

床上。

  那個女人執著兩條「菇狀」肉柱,像吃「雪條」一般舐著,輪流在每條肉柱

又舐又吮,又用舌尖撩撥,又用手在「肉柱」頸部近「菇形」處的韌帶上下抽動,

又舐「肉柱」底部的兩個囊形肉球,她在兩者之間輪流穿插,「吃」的十分開心,

不久,她的口集中在其中一條肉柱上抽動,一隻手在另一條肉柱抽動,一會兒,

一股白色激流從她手�的「菇形」頂端的小口射出,射在她的手中,差不多同時,

她口中的「肉柱」也射出奶白乳汁狀的濃液,她十分滋味地吃下,把手中的塗在

面上,合上媚眼,十分陶醉。

  「欣賞嗎?小夥子。」忽然背後響起一陣銀鈴般的嬌膩聲。

  回頭一看,一個女人站在背後,隻穿一件百分百透明的白紗,�面全身赤裸,

影。(其實不是黑色,是暗棕色)原來她就是剛才出現在錄影帶那個女人。

  我渾身發熱,心跳加速,唇乾舌焦,說不出話來。

  「我叫黛絲,」她在我旁邊坐下,定眼望著我,「你多少年紀?」

  她全身有一股甜膩香氣,薄紗下的肉體簡直完美,我收回停在她乳頭的目光,

  「我……我……十六歲……不不……十八歲……」我結結巴巴的。

  「這�又不是脫衣舞酒吧,要十八歲才可以進來,」她格格嬌笑,「告訴我,

你跟女人造過愛沒有?」她柔聲問。

  「我……沒有……有。有……」我滿面通紅。

  她拉開我的晨褛,我自然反應雙手遮掩下部。她笑著說:「不用怕,讓我看

看你是否适合。」

  「你也給我看吧!這樣才公平。」我沖口而出。

  「很好,你看吧!看夠了你就要給我看。」她站起來,脫了透明薄紗,坐在

我左邊,側身對著我,右腿高高擱在沙發背,左腳放在地上,她的下陰一覽無遺。

  一撮暗棕色的毛發長在小腹,不多不少,修剪得很齊整。她雙手托托兩個大

乳房,用手指撩撥一下凸出的乳頭,然後将手放到陰戶,左右分開又白又嫩的陰

唇,�面鮮紅的嫩肉水注注的。我目不轉睛的,呼吸急喘,如老僧入定。

  「喜歡嗎?我看你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東西,是不是?嘻……嘻……唔……」

  我其實聽不見她說些什麽,隻是看著那兩片垂直的唇形肌膚,一開一合,我

已經一柱擎天,器官在晨褛中間露了出來。

  黛絲俟迎我,撩起晨褛,看著我昂首吐舌的堅硬肉柱,滿意地微笑,我要伸

手摸她陰戶,她輕輕用手擋住,搖搖頭,「眼看手勿動。」但用手掃掃陰戶,左

右反開陰唇,繼續輕弄慢撚的表演。

  我實在忍不住,吞一下口水,其實唇乾舌焦:「讓我摸摸,可以嗎?」

  「老實告訴我,你是處男嗎?」

  「是。」

  「如果你答應一個條件,不單可以給你摸個夠,還可以讓你個真銷魂。」

  「什麽條件?」

  「讓威廉拍下整個過程,給我作爲紀念,肯嗎?」

  我望望威廉,他也是詢問表情。「好!」我答應。

  「我去預備燈光。你們聊聊。」威廉走開了。

  黛絲穿上剛才脫下的透明薄紗,叫我脫下晨褛,半卧在沙發上,仔細翻看我

的肉柱,本來已經膨漲的器官更成爲怒目金剛。

  她輕撥慢撚,弄得我十分舒服。她又張開雙唇,輕夾我的肉柱頂端,這時,

一度強光射在我們身上,原來威廉開始拍攝。黛絲又用舌頭撩撥我整條肉柱,令

我有說不出的快感。

  她把整條肉柱放進口中,像舐「雪□」一樣,我簡直不覺得有其他東西存在,

隻有一陣陣的快感運遍全身,她的手更在我最敏感的頂部韌帶擦動,不一會兒,

身上每一個神經細胞都充滿強烈的暢快感覺,一陣強過一陣,終于,一股乳白的

液體由下體射出,射在黛絲的口中、面上,全身流動難以形容的舒服和滿足感覺。

  我不想射在黛絲面上,但我不能控制,這感覺來得太快,射出的量又多,而

且有一半射到她的口�,我心想她一定會發怒。但出乎意料之外,她不但沒有任

何怒意,反而十分滋味的舐,像是品□天下美味,把我的殘餘汁液舐得乾乾淨淨,

還拭下面上得放在口中,十分欣賞、滿足。

  我全身放松,舒泰地卧了一會兒,轉身要看清楚黛絲的身體,尤其是最不容

易讓男人看的部位,我伸手在她的身上摸,搓揉她巨大的乳房,撥弄她的乳頭,

另一隻手探入她的雙腿之間,她沒有推開我,反而分開雙腿,讓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陰戶,因爲沒有其他可比較,我覺得很美麗,後來我

見過無數女人的陰戶,現在她陰戶的形像在腦海中已十分模糊,但當時的印象是

覺得很乾淨悅目。相信不會太差,一定不是黑墨墨一片的。

  當時我不曉得如何用手使女人舒服,隻是看個飽而己,但那時年輕力壯,雖

然隻是眼看,不消一刻鍾,下身又再漲大昂首。黛絲火上加油的撥弄一番,立刻

變成丈八堅矛,勇猛非常。

  她擺好位置,主動以陰戶迎上我的肉柱,我的本能反應使我向前推進,這是

人類與生俱來就曉得的本能,所不同隻是經驗而已,我勇猛的推進,不曉得溫柔

控制,如果對手是初經人道的少女,就會很辛苦,但這反而對上了黛絲的口味。

  她經驗豐富,喜歡勇猛沖勁,我生硬地抽送了幾十下,漸漸純熟,因剛才發

洩了一次,今次可以支持很長時間,而黛絲已經興起,換了幾款招式,她擺好姿

勢,教我如何進入,有幾個姿勢她高高提起單腿,要我從側面插入,是爲了攝影

角度需要,我完全沒有留意攝影機的存在,隻是盡情的享受觀能上的歡愉。後來,

她隻是高聲亂叫,不能說出有條理的指示,我也是全速抽送,終于第二次激射,

今次不是射在她面上,是射進她陰道的深處。我渾癱軟,倒在她身旁喘氣。

  這是我第一次與女人性交的經過,是次難忘的經曆,黛絲很滿意,她說我第

一次就有這樣的表現,将來一定是個風流人物,極受女人的歡迎,她不是每次造

愛都跟男人性交,她喜歡吮男人的分泌液多于性交,她多是爲男人口交,她隻跟

自己喜歡的男人有性器官接觸,她喜歡我,而且我又是處男,她要攝錄一輯和處

男性交的影帶,所以給我得享人生大欲,意外的是我十分勇猛,令她有一次高度

滿足。

  最後要交代的就是威廉拍下來那卷影帶,我問他可否給我一卷複制帶,他說

可以,但第二天早上,我去找他時,竟然無人應門,連續幾天都找不到他,直至

姊夫從加洲回來,我要開□工作,沒有時間找他,反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與珍相

遇,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過了兩星期,報紙刊登威廉的家發生火災,差不多整間屋被燒毀,警方懷疑

是黑邦所爲。再過幾天,他再成爲報章人物,原來他在紐約街頭被人用輪擊斃,

至于黛絲及那卷影帶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我始終沒有看過那卷錄影帶。

1# maweiwei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