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姐的偶遇



  我是80后,上学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一直都挺踏实,规规矩矩的学生一个,但是骨子里其实还是有80后的如火的热情,只是从小到大都属于好学生的行列,一直都不怎么敢放纵自己。到06年大学毕业后开始进入一家相对较大的公司上班,个性逐渐得到了释放。 
        
    和大多数的刚毕业的年轻人一样,踏入社会的第一步都相当的不容易,得不到领导的器重。我们这里表现得更是明显,老牌的国营企业,论资排辈现象相当严重。记得进来的第一年什么实质性的工作都不给我们安排,一天到晚就是在车间闲逛,无所事事,说的是让我们实习一年,但是也没见过这么个实习法的,甚至连考勤都没人管我们,每天什么时候去上班,什么时候走了都没人问一声。这种生活看起来挺潇洒,但实际上会在很大程度上消磨人的意志,我们一起来的几个同学在学校的时候不说成绩很好,但是都还过得去,都还是相当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好青年,来这里后经过一年多时候的磨耗,再敢说自己有多大理想的人基本上都不存在了,一天就知道打游戏,约几个人一起喝酒,算是借酒消愁吧。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过得真是失意,但是也是因为那段时间,才有了我后来的一些故事。 
         
    那段无聊的日子我们缺钱、缺激情、缺理想,基本什么都缺,但是就是不缺时间,有一种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感觉。其他几个家伙一天打游戏,我从上学开始就对游戏不感兴趣,所以我大多数时候就是上网和找人喝酒,主要是车间的一些工人,他们一天除了上班就是打牌喝酒,一个一个比我们还失意,不多的工资还要养家糊口,一天到晚都在抱怨,骂领导,所以那段时间我跟他们特别聊得来,也就是那时候,他们带我走上了一条落又性福的路。 
         
    第一次意外的收获就是跟一个哥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不期而至的,我们就喊他胖哥。那次我们一起在外面吃火锅,老规矩,两三瓶啤酒下肚后就开始骂,他说话水平一般,骂人水平也一般,几句话反复骂了几句过后就没说的了,只听我一个人在那里抱怨世事不公,吹我的水平和领导的无能,他一直都是我忠实的听众,哈哈,这点到现在都还没改变。在我们正聊得起劲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兄弟,胖哥说是他表哥,他喊来的,一起吃个酒认识一下,当个朋友。表哥我不认识,不过对喝酒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一起喝了一阵觉得还是聊得来,当得了个兄弟伙,但是最让我对表哥最感动的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因为后来的一些事情。喝了个把小时的时候,表哥对外面喊了声什么,我没听清楚,没过一会儿进来了个女的,他们喊胖妹儿,但是看起来年纪跟我们差不多。进来后简单介绍了下,说让我喊王姐,是他们的朋友。我说你们都喊妹儿,要我喊王姐,我不是吃亏大了啊,搞得哥跟个小孩儿样的。我没有说胖妹儿,我觉得当个女的面说她胖显得很不礼貌。胖哥他们就说,让你喊王姐是对的,人家快三十了,确实比你大。我想管他奶奶的,王姐就王姐吧,反正也不认识,喝酒的时候喊两声就完了,以后哪个还认得哪个,吃亏也吃不到哪里去。 
        
    刚开始的时候看王姐好像还比较斯文,只偶尔跟他们两个开开玩笑,跟我们一起喝喝酒,但是慢慢酒一喝多点儿我就觉得不对头了,王姐说的话越来越开放,生殖器官开始直接从嘴里说出来了,一口一句脏话,刚开始的时候跟我两个不大说话,这会儿也放得开了,好像认识了好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的,一杯接一杯的和我喝酒。后来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划拳,谁输了谁喝,我不太会玩,他们临时教我,学得肯定不精,经常输,后来我就开始耍赖,一次只喝半杯了,再后来我就直接不跟他们划拳了,轮到我的时候就和他们猜东西,输了喝赢了不喝,那天也不晓得是倒了什么霉,一直都输,我实在喝不下去了,只好跟他们东扯西拉,试着拖延时间,能蒙混过去就蒙混过去,但是胖哥兄弟两个不饶啊,非得喝不可,硬着头皮喝了几杯过后就开始头晕得厉害了。后来又猜一次,又输了,我正犯难呢,王姐说他要替我喝,胖哥两个就开玩笑说你是花痴啊,看到帅哥就替人出头?王姐看我一眼,说我就喜欢帅哥,咋了?你们嫉妒?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不过我心里还是挺感激,觉得这女的还可以啊,挺仗义。不由得就多打量了她几眼。王姐其实在我看来也不太胖,就是比较丰满而已,面相长得还是挺好看,皮肤白白嫩嫩的。那会儿五月天气,有点儿热了,她穿的低领短袖,挺贴身,两个乳房相当突出。有时候看她一低头的时候,两坨白花花肉豉胀胀的就出现在我眼前了,看得我心里扑通跳得厉害。下身穿的黑短裙加丝袜,两条大腿看起来也粗壮诱人,慢慢的我感觉上来了,有种上去抓在手里慢慢抚弄的想法。 
        
    酒喝完基本到半夜了,胖哥两兄弟说他们要出去耍一会儿,我知道他们是去干什么,他们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问我去不去,我就说不去,我对女人是挺感兴趣的,但是对嫖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觉得不干净。然后王姐就说,就是,小弟儿,别跟他们一起和,走,咱们一起回去。胖哥他们就在边上坏笑,说我们两个出去耍,你们两个一起耍好啊。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王姐做样子踹了他们一脚,我们就走了。王姐跟我两个是顺路,走到她家楼下的时候黑不咚咚的,我们这里都是七八十年代厂里修的房子,各种生活设施都不齐全,连路灯都少得很。我觉得自己一个男的,应该表现得绅士一点儿,就顺口说了我送你上去吧,黑不咚咚的挺吓人的。王姐一口就答应了,我当时就动了坏心思,觉得答应得这么爽快,是不是今天有机会咯,这条路又不是今天才黑的,看来真是有点儿意思了,哈哈。 
        
    王姐住在四楼,上去以后我等她开门打开灯,我就在门口没进去,说我护花使者的使命完成了,我回去了。但是脚下并没有动,我总觉得今晚有戏。果然,王姐就说,你来都来了,就坐一会儿吧,咱们现在也算是好朋友了,不用太客气,进来喝杯水。我就进去了,坐她家沙发上。两个人在房间里面感觉气氛就不一样了,开始东扯西拉几句,后来就没什么话了,气氛显得有点儿尴尬。过了一会儿王姐就说你看电视吧,我去洗个澡,刚才出一身汗,身上粘乎乎的怪难受,我说好的,说完就感觉心跳得厉害,喉咙都有点发干的感觉。我坐那里看电视,听着洗澡间里传来的水声,心里怪难受,电视里演些什么根本看不进去。后来我忍不住了就悄悄站起来走到洗澡间外边去,想看看有没什么机会偷窥下。进去一看,根本没什么机会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我虽然有点儿不甘心,但是也没什么办法,又回去看电视去了。过了一会儿王姐洗完澡出来了,居然连衣服都没穿,就裹了条大浴巾,我一看鼻血都要流出来了,真不拿我当外人啊。这下我真的无语了,不晓得说什么,看她也不是,装作看电视也显得不自然。她在我边上坐下,跟我两个七聊八聊的,我可没了刚才喝酒那会儿的话那么多,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几句。毕竟以前没经验,心里有花花肠子,但是面子上还是放不下啊。后来王姐看我挺尴尬,就把话题往那方面引了,问我有没有女朋友,说她自己的一些家事,她老公也是我们公司上班的,但是长年驻外做检验,一年都回来不了几次,她跟个守寡没什么两样,说一个女人单独生活很累很苦啊,搞得我都挺同情她的。后来又没什么话题了,沉默了一会儿,我们两个人都装作看电视。不长时间,王姐突然说,你今天不回去了吧,我一个人觉得挺孤单的,咱两个聊聊天。我当然求之不得,但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主要是不好意思,又沉默了一会儿,王姐说,你也去洗个澡吧,身上汗乎乎的不舒服。然后就拿了一条大浴巾给我。我去浴室洗了一会儿,说实话,这会儿我真是欲火焚身了,但是就是放不下那个面子。我洗完澡过后发现没有干净的衣服换上,管他的,她能裹个浴巾就出去我就不能啊?直接披上浴巾就出来了。王姐看我出来,就说我说洗个澡感觉舒服多了吧,客厅挺热的,别刚一洗澡出来又是整一身汗,咱们到房间里去吹空调。我们就到房间里去了。到了这会儿,我要是再不采取点儿主动就太不男人了,刚进到房间里还没关上门我就把王姐抱在了怀里,她也挺配合,立刻就回应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别扭和生涩。我们两个搂在一起,肌肤相亲,我捧着她的头开始亲她,她回应得很激烈,恨不得把整个舌头都伸到我嘴里的感觉,我的舌头刚一试着伸过去,她就拼命的吮吸,我是第一次碰女人,还不是很有经验,但是可能是男人与生倶来的天性,我们吻得很投入,她看起来相当的享受。我小弟弟这会儿已经硬得不行了,她肯定感觉到我下面在不停的顶她,伸手把小弟弟一把抓住,我给她一个回应,直接把她身上的浴巾扯了下来,这会儿都好了,我们两个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我把她抱到了床上,胖妹的名头不是白叫的,还真想当沉。在床上我仔细的研究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毕竟是第一次碰女人的身体,对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相当的感兴趣。刚喝完酒回来,王姐皮肤白里透红的,滑嫩的可爱,两个乳房饱满豉胀,我一只手都握不过来。乳头像两颗小葡萄,有点儿发紫。全身都肉乎乎的,但是身上并没有太多的肉褶子,身材微胖但是很匀称,看得我直流口水,恨不得一口吞到肚子里去。腋毛和阴毛都很浓密,看起来就性欲相当旺盛,只是她老公长年不在家,肯定饥渴得很了。我这人有点儿心理变态,对女的的腋毛特别感兴趣,像王姐这种又浓又黑的类型,更是激起了我无限的向往。我抚摸着她的全身,身上的一寸地方都不想放过,我们接吻,慢慢的我吻她的脖子,她饱满的乳房,吸她的奶头,把她的胳膊抬起来,玩她黑乎乎浓密的腋毛,再往下吻她的肚子,在她的肚脐眼周围不停的舔,把她舔得全身都颤抖了。她阴毛又浓密又黑,离肚脐眼只有一寸左右的距离,把整个阴部都包裹在里面了,我拨开阴毛,让她整个下体都暴露在我面前,两片大阴唇很肥大,这会儿是张开的,像一只欲飞的蝴蝶,虽然开始有点儿发黑了,但是很好看,里面的肉挺红嫩,上面有很多透明的淫液渗出来,用手一把滑腻腻的,我看着有点儿忍不住,不自觉得的就把嘴凑上去舔她的阴唇,舔她的阴蒂,我感到她全身都在不停的颤动,打铁还要趁热,把她弄舒服了,等会儿我会更舒服,有付出才有回报,我更加卖力,把整个舌头都伸到了她的阴道里,好湿好滑,里面的爱液越涌越多,王姐身体的抖动也越来越厉害,可能是很久没经过男人的抚慰了,经过我这么一弄,她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过电的酥麻。我嘴上、鼻尖上到处都是她阴道里流出来的粘滑的体液,甚至连下巴上都粘上了。就这么舔弄了将近十分钟,我有点儿累了,从她胯下抬起头来,躺到了边上,王姐非常善解人意,她翻身起来,趴到了我身上,重复我刚才在她身上的动作,从头到脚的舔我的全身,在我腰部的时候舔得特别细致,我腰部非常敏感,搞得我全身酥痒难当,然后慢慢的往下,把我的挺立的阴茎握在手里,用嘴一口含了进去。王姐就像品一样美食似的,把整个龟头含在嘴里慢慢的进出舔弄,她嘴里涌出的唾液将我的阴茎润滑得很好,她的口交技术也很好,一看就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我一点儿都没感觉到有齿感,当我正享受的时候,她突然一下含得得很深,直入喉咙,我都感觉出其不意,那种一插到底的感觉认我终身难忘啊!连着搞了几次深喉,她又把我的阴茎吐出来,含着两个蛋蛋轻轻的吮吸。说实话,我感觉含蛋蛋不太舒服,但是她有兴趣,就让她玩吧,毕竟要两个人高兴。就这么玩了一会儿,王姐又把我的腿往上抬,我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但是我还是很配合的把腿抬了起来,她居然一直延着阴茎阴囊往下,舔到了我的屁眼周围,她的舌头绕着我的屁眼把转转,偶尔伸直舌头在菊花上顶一顶,这种享受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以前我最多就是想跟女人抽抽插插就完了,没想到人生的第一次性交就遇到了王姐这样的极品伙伴,三生有幸啊。我感觉屁眼被她舌头顶一次,心里就一荡,像是悬了一块石头要掉不掉的,她绕着屁眼周围一舔,我就感觉心里一麻,这种感觉,只有在跟王姐一起的时候有过,后来虽然我也玩过好多女人,但是再也没有找到过那种感觉了。玩了一阵她慢慢起身来,趴到了我身上,来吻我,说实话,我有点儿不适应她刚舔过我屁眼的嘴唇,但是这会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们两个的舌头又纠缠到了一起。她把手伸了下去,摸索着扶正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轻轻的坐了下去。她下面整个就是洪水泛滥了,我小弟弟也是青筋暴鼓,插进去一点儿难度都没有,只感觉里面又湿又滑,软绵绵的,把我的小弟弟夹得相当舒服。王姐就这么坐在我身上一上一下的抽动着,我躺在那里享受了一阵。我喜欢视觉冲击,这种女上男下的姿势虽然是挺刺激,但是想看到我们两体相连的细节却很不容易。我托起她的屁股,示意她下来,让她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我要从后面来干王姐,她把肥臀翘起,我从后面一把插了进去,后入式的感觉真好,我能够很细致的观察我们阴茎和阴道的结合,看着每一次进去都把她会阴入的那一小片薄薄的阴肉带进带出,激起了我更强烈的欲望。 
        
    我轻抽重插,深入浅出,享受每一个动作带来的快感。我用手指引导王姐阴道泛滥的淫水涂到她的屁眼周围,把她的屁眼充分的润滑,一边插着她的肥屄,一边用手指轻轻插入她的肛门,让王姐同时享受两洞齐开的快感。当王姐的肛门适应了我手指抽插的时候,我把阴茎抽了出来,她知道我意图,并没有反对,只是说了一句轻点,我很怜惜的慢慢把阴茎插进了她的菊花。不一样的感觉,享受着王姐直肠壁对我龟头摩擦带来的酥麻感,我着了魔。慢慢了的就不再怜香惜玉了,像发了疯一样的抽插,在王姐肛门里阴茎的每一次进出都很顺畅,她也没有异样的感觉,很享受的样子,我敢肯定她的肛门我不是第一次开发。可能是喝了酒了缘故,干了很久我都没有要射的感觉,慢慢的有点儿累了,我就让王姐翻过身来躺着,我趴在她的身上,用最传统的方式,阴茎插入阴道,九浅一深的抽插着。王姐来了好几次高潮,淫水喷了一浪又一浪,身下的床单点点滴滴的湿了一大片,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冲刺,我感觉万千子孙喷涌而出,王姐从我身下弹身起来,一把把我的阴茎含到了嘴里,滚烫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喉咙深处,她把我射出的粘稠液体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把我的龟头舔得干干净净,生怕有一点浪费。 
        
    那天晚上,我们一共做了七次,后来我和王姐一直都是很好的性伙伴,我们配合得很好,一直都相当愉快,去年她老公回公司提干不再外派后,我们的接触慢慢就少了,只是隔几个月偶尔一个机会约着一起出去开个房做几次,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自由自在的享受了。现在我们还是经常见面,都会很自然的打招呼,但是我们心里都清楚,只要不出意外,我们的某种关系会一直维持,因为我们都能给对方别人给不了的感觉。

【完】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