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公寓



我叫张明27岁,在上海的一家IT公司做市场销售。有一年多没有交女朋友了,现在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买房。 

上海的80后不是富二代怎么买,太他妈的贵了,我现在每天心里都偷偷问候一遍炒房客的全家女性,我也没想过要拿家里人的钱。 

因为最近受不了一起合租的室友,太恶心了,吃完饭碗也不涮,往桌上一放,就一星期。 

我经常帮他涮碗,所以就在上周我和他彻底闹翻了,现在四处找房子。 

因为收入还可以,所以在条件上也要求的好一些。做销售嘛,自然经常在外面跑,看了很多房子也没一个满意的,不是条件差,就是要跟别人合租。 

合租我其实不反对,本来上海就是大城市,外来人口多,房价高,你也不是富二代。哪能要求那么高,但麻比的有些合租的人,一看那长相就吃不下饭,我也不能天天对着这样的货吧。 

有的房间太乱,我虽然一个大男人,但对生活的空间干净度上还是有一些要求,不是我事多,太脏了也不利于健康是吧。 

转眼,跑了一星期,大夏天的,热的我晕头转向不说,结果也太让人失望。 

最后我决定自己主导,求租。有一天我逛房源网站时发现一个叫爱情公寓的小区有人求合租。 

打电话,约时间,上门。打电话时,我听到了一个甜甜的女生,心里一激动,妈的不是让我遇到糖饼了吧。单身同居,万一是一漂亮MM,我企不是人房两收? 

下午三点,我开车到了爱情公寓,位置还可以离市中心不是很远,二十分钟的车程。3546号房间,刚想咣咣咣敲门,一想到里面万一是一甜美的女生。 

不是毁我形象,我小心翼翼的轻轻的敲了几下,电话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谁?我一紧张,差点东北话跑出来,看房的。我轻声的说,您好,我是约好和你看房的人。 

门打开了,我看到了一个长像很斯文的女生,穿了一件墨绿色格子长杉,下身一件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材料的及膝的裙子,腿上穿着黑丝袜,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大大的眼睛,不是大眼镜叻。 

直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一点卷的长发,简单的扎了起来。麻比的我喜欢的类型,好像是人都喜欢这种女生吧。 

您好,我叫张明,27岁,做市场销售,东北人。同时伸出了手,对面女生的手轻轻的搭了上来,呵呵的一乐,不用说这么细。我叫秦雨墨! 

你可以叫我雨墨,麻比的又丢人了,见到漂亮女生我就这么不自然啊不自然。 

手也忘了放开,温热的手,碰到了我已出汗的手心,对面女生脸微微一红,我想起了还握着人家的手,我赶忙松开了手。 

把汗渍渍的手,往我的裤子上使劲抹了抹。让您贱笑了,我见着美女就紧张。 

秦雨墨说,你这也叫紧张,我要是美女,还真让你给蒙住了,东北人都挺擅长忽悠啊。 

话题打开了,我也感觉自然了点,确实平时我也挺能白话(东北话,能侃的意思),做销售的,这方面都还行,关键是遇着我喜欢的型了才紧张了。 

我带你看看房吧,秦雨墨说着往里面走去,这套房子是个越层,她边走边说到,她现在和一个姐妹一同住在这里,现在那个闺蜜正在上班,要晚上六点多才能回家。 

因为姐妹两个人,打电话听到我是男生才敢让我过来看房,她一个人住的话,可不敢和一个男生同住一起。 

当时我就有点晕,果然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哪能有这么便宜的事,让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和我同居,不过能和她住在一起,也算是运气了,机会早晚会出现的,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 

这个越层4个房间,楼上两间,楼下两间,现在她和她的姐妹住在楼下,如果我要是同意,就得住在楼上。 

这套房子是很正常的格局,一层中间是一个大的客厅,旁边是厨房,楼上楼下各有一个厕所,楼下的厕所可以洗澡,楼上的不能。 

她一边走一边说,原来她来在这住了一年了,一直是两个人,她现在正在找工作,原来的工作辞掉了,这不是为了缩减开支,才找人合租,这才是发布消息的第二天。 

操了,老子运气真好,这房子我一定要拿下。 

现在这房子3000块一个月,你要来住,拿1000就行了,水电物业平分。我激动的差点流涕,但不能让人看出来我这色狼样,还是装了装样子,四处走了走,最后说,格居我很喜欢,和女生住一起干净,我平时也很喜欢干净。 

我还一手好厨艺,到时可以给你露一手。就这么定了吧,我先付半年的租金,你看行不。 

雨墨微笑着点点头说,可以。看来她也是有点满意我这型的吧,我人长得不算太帅还可以,个头虽然不高,但穿着干净整齐。一看就不是邋遢的人,所以她才能这么顺利的和我签合同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开始往这边搬家,因为一直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也经常换住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多少东西,一上午就折腾完了。雨墨因为现在没找到工作,一上午也跟我折腾,真想是那种折腾哈。 

转眼到了中午,人家帮我忙了一上午,我顺理成章的请人家吃饭,尽管她一个尽的推脱,说也没帮上什么忙,但我都看在了心里。 

这姑娘勤快,大方,一点不做作。简直就是我梦想中的那个标准。经过一翻拉拉扯扯,还是让我拽到了吃饭地方,我也不想让她太在意就简简单单的点了几个小菜。 

吃饭的中间,我和她拉起了家常,雨墨24岁,湖北人,独生子女,本科毕业,最关键的来了,现在单身。老天瞎了眼,怎么这么好的女孩还单身,那么多狼友一天到晚都在忙活什么啊。 

下午我回到了公司,因为这些天在上班的过程中偷跑,干私活,私活就是看房=.= ,我也不想太过分,毕竟现在的公司和老板待我不薄,让我拿着高薪。 

我这人挺中情谊,别人对我好,我两倍还回去,靠了那些说十倍的人,说话也不走走脑子。我这么高尚的人都做不到十倍。 

晚上七点多,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这几天折腾坏了,我一个人折腾,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下了班开着我的小赛欧,慢悠悠的回到了家。 

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同样穿着格子衬衫下面穿着热裤的长腿MM站在我的面前,感觉她一脸的豪爽气息,右手拿着锅铲,左手大方的伸了过来。 

说道,我叫胡一菲,你尼,帅哥?我当时一愣,这哪跟哪啊,刺激太大了,我差点以为我走错了房,要不是自己开的门,我现在可以就打算往外走了。 

我颤颤巍巍的伸出左手,心里想着她和胡一刀的关系,对面的姑娘乐了,右手右手。看哪尼。我收回了打在她腰上的目光,红着脸又伸出了右手,我现在两只手都伸着,你们想那动作吧。 

握着她的小手,嘴里嘟囔着,雨墨没和你说,我叫啥?对面的胡一刀更加乐了,看着我的动作,说道,就是想正式的来一次介绍,你一大男人的磨磨机机,我再次无语,长相这么清秀的美女,怎么说话这德行和我一样。 

这就是我的另一个室友?我忍住问她和胡一刀的关系,简单的介绍了自己,不过比和雨墨时利索的多了。 

也没有多说,不给这女人笑我的机会。 

这时雨墨从胡一菲后面闪了出来,乐着说,你叫她一菲吧。她人很爽快,大大咧咧的,你刚刚发现没?我无语的看着二人,都是美女,怎么差这么多捏。 

雨墨接过我手中的包,放在沙发上,拉着一菲,和我说,今天你第一天入住,我和一菲一起下厨,欢迎你的到来,你面子真大啊,这可是我俩第一次合作做饭给男生吃。 

一菲说道,磨机什么,小子便宜你了,第一次哟。雨墨的,快来,晚了就让别人拿去了,哈哈哈。雨墨红着脸也不搭腔,往里走去。第一次的做席,很欢乐,大家都喝了点酒,有红,有黄,我喝的尤其的多。 

也不知道那一菲是不是酒吧老板的二奶,这么会灌别人酒。我躺在沙发就睡着了。 

半夜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的起来,发现睡在沙发上。一边走一边解着腰带,当着是自己以前的家尼,还没到门口鸡巴已经掏了出来,拉开门捏着翘起的鸡巴就要嗤。 

啊的一声,我就迷起模糊的眼睛,看到雨墨坐在马桶上,红着脸,捂着嘴,看着我血脉喷张的大鸡巴。我再一看她时,她连忙把眼睛也捂了起来,我看到她白晰的大腿,棕色的丝袜和白色内裤,褪到小腿的位置。 

白色内裤中间的敏感部位有着一点淡淡的黄色,雨墨吓的忘了叫我出去,我也惊的只顾看她的身体。 

10多秒后,还是雨墨松开了捂着的眼睛的手,紧张的问我,你还不出去。 

让一菲看到了,怎么办。我慌乱中夺路而逃,也不记得她说这话的意思,不让一菲看到就可以了? 

我也没想这些,我为人虽然好色,但今天不在我计划内啊,我估计要是高手碰到这情况,估计就拿下了吧。 

我出了厕所,做在沙发上摸着发硬的鸡巴,现在可是刺激起来的,不是憋出来的。 

回忆着刚刚的情形,雨墨不会把我撵出去吧,我得好好解释,我也不是故意的。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赶紧把鸡巴塞了回去,妈的,硬时真不好弄回去。 

刚刚塞进去,就看到雨墨穿戴整齐的走了过来,我那还没消下去的下面,让我一阵的尴尬,我也不能这样,看到人家过来,我就坐下去吧,只能挺在那里。 

雨墨看着我支着的牛仔裤下面,红红的脸,略带一点生气,略带一点害羞,我好像还看到一点魅惑,指着我说: 你色狼



【完】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